南河濕地觀紅妝
2019/3/19 9:10:04 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李順成

    
 

    春日南河濕地公園,風光不與四時同。就是春日,處在不同的時段,亦是不同的春光。于我而言,這不僅有觀點支撐,更有數不清的實際體驗。今年開春后還沒去過南河濕地,覺得對不起這公園似的。生活在廣元,怎能負了這里的春光呢。

    節氣雨水即將結束之際,來到南河濕地公園,來與這里早已不是蠢蠢欲動的春色春光做一番“邂逅”。見這里的紅妝女子——海棠,依然還在火辣辣的勁頭上,感覺頗為舒心暢快。它們依然是春日南河濕地公園的最美與醉美。你看它們,一樹樹,一排排,或三五簇擁,或零星散布。高挑的如女俠,適中的像大家閨秀,低位的似小家碧玉。

    紅,作為大氣高貴熱烈的經典色彩,作為中國紅的天然意蘊,意義非凡。愛這紅妝的人,自然不是小眾的選擇。

    是的,海棠不香,有憾,但是,海棠那奪人眼目的高雅氣質,又有幾多能匹呢。

    不妨看看這紅妝的周圍吧,更會覺其熱烈奪目之美。公園里有臘梅,但臘梅已經謝幕了,沒了暗香,只有疏影。紅梅接著登場,可是紅梅呢,它的紅不及海棠。它倆站在一起,給人紅梅之紅言過其實之感。

    紅葉李,自然與紅有關,似乎花兒也帶點紅,其實是白色的花,它們那豆粒般大小的蕾,密密麻麻,圓圓紅紅的,綻放出來的卻是白色小花朵,滿樹碎花點綴。櫻花已然盛開,也是白色花朵,它們被天光投射下來的白,路面的白,河面映照過來的白亮,打亂了,稀釋了,加之數量有限,所以也就不及海棠奪目耀眼了。

    再看,迎春花雖多,不過才開始吐出一點金黃,它們躬著身,乃至于匍匐,海棠則傲然紅艷,不管不顧。桃呢,灼灼其華是必然的,可此時它還在孕育中,離“灼灼”還有好些時日。誠然,一樹梨花可壓海棠,可是梨花也還沒開呀,待到梨花開,海棠的紅艷已隱去了,拿什么壓呢,無從上演這典故。更何況這里沒有栽梨。

    再觀海棠花的周遭,那落葉的樹木,比如皂莢銀杏白楊麻柳水杉搖錢樹等等,此時尚無新葉生出,還是蕭索狀,常綠的樹木,比如香樟桂花枇杷大葉榕小葉榕等等,還有竹子,它們依舊綠著。柳樹早過落葉季,葉已上新,鵝黃淡綠。而地上則到處都是綠油油的麥冬。所有這些,無不更映照出海棠紅妝。

    海棠太美太誘人,自然引來無數拍者。年輕爸爸帶小兒玩,來到海棠樹下,爸爸被高處的花兒誘去了,舉起手機往上靠。小兒夠不著,索性瞅地面,嘿,有紅紅的花瓣掉落下來,小家伙蹦跳著撿拾去了。老阿姨執意讓老伴拍照,時而撐著樹梗,時而扶持花枝,她要詮釋最美不過夕陽紅,要與海棠媲美,要相映紅。有小青年好奇,手機對著紅紅的花朵,拍特寫,拍細節。

    其實,廣元城里到處不乏海棠,輕易可見,我住處窗外的平臺上也有好幾株海棠,它們從蕾到花到謝我都注意到了。海棠快要開花的時候,天氣再冷,我都堅信那冷不過如此,春已出動。

    南河濕地公園大約是廣元這座山水園林城市里海棠的最為密集之地吧。

    ■老雨(利州)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新聞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援彩金